欢迎光临 中国中小企业家网辽宁站  今天是:
当前位置:首页 > 三农十年2 > 详细内容
村民自治篇:民主根基越来越实
发布时间:2012/10/7  阅读次数:2286  字体大小: 【】 【】【

村民自治篇:民主根基越来越实

贵州省锦屏县平秋镇圭叶村村民发明的“五合章”,被称为史上“最牛”公章。这枚印章一劈为五,分别由四名村民代表和一名党支部委员保管。只要其中一人不同意,村里的任何开销都无法入账报销。


  1980年初,在一棵百年大樟树下,广西宜州市屏南乡合寨村村民用手中的选票,选出了新中国第一个村民自治组织,并将其命名为“村委会”,同时制定了《村规民约》,摁下红手印,掀开了中国农民“直接行使民主权利,依法自我管理”的光辉一页。此后,村民自治与包产到户、乡镇企业一起,被誉为中国农民的三大历史性创造。

  从一村一地的摸索试验,到全国范围的推广实施,村民自治成为当今中国农村扩大基层民主和提高农村治理水平的一种有效方式。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以村民自治制度为代表的基层民主建设在各地开花结果,对我国农村乃至整个社会都产生了巨大影响。

  最近十年,我国农村基层民主建设取得了跨越式的发展。农民在实行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服务的同时,享有了更加广泛的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权利。《村民委员会组织法》修订完善、村民自治的内容和形式不断创新、村务公开和民主管理“难点村”治理工作成效显著……村民自治日益走向成熟和规范,中国最广泛的人民民主不断续写出绚丽的崭新篇章。

  三年一次的村委会选举,不仅推动着基层治理走向民主化,更成为民主政治的“练兵场”,增强了广大农民的民主意识,夯实着整个国家民主发展的基石

  “什么官,九品下,小如芝麻,大过爹妈?”在东北农村,这是一个流传很广的谜语。谜底是什么?答案是“村委会主任”。可见村委会主任作为大家选出来的当家人,在村民心目中的分量。

  华中师范大学中国农村问题研究中心主任徐勇认为,“村委会选举是村级民主的起点,它促使民主机器运转起来,将民主从书上、墙上引向了田间地头。”

  如今,全国98%以上的村委会依法实行了直接选举,农村普遍开展了8轮以上的村委会换届选举。无记名投票、公开计票的方法得到普遍运用,秘密写票处普遍设置,竞职演讲、治村演说等形式普遍实行,村民参选率达到95%。

  最具创新的选举方式来自东北。1991年,吉林省梨树县双河乡平安村为中国基层民主贡献了一个重要的词汇——“海选”。

  那年平安村村委会进行换届选举,在确定村委会主任候选人时发生分歧:基层组织提名的候选人,村民不满意;而村民联名推举的候选人,基层组织又不认可。候选人确定不下来,票就没法投,选举进行不下去了。问题反映到县里,有关部门的态度是“不划框、不定调”,把确定候选人的权力完全交给村民,每人自愿填写一张空白选票,得票多者就确定为候选人。这一办法实施后,村民热情空前高涨,几乎所有有选举权的人都参加了投票。后来有村民把这一大海捞针式的选举办法称为“海选”。

  如今,“海选”的方法已在全国很多地方的农村实行,一些城镇居委会在选举中也开始借鉴这种方式。

  对比今昔,平安村的一位老村干部感慨:“和那时相比,现在的选举制度越来越完善,老百姓越来越在行,参选的人越来越多,承诺的事越来越具体,竞争也越来越激烈了。”

  在广大农村,村民们越来越重视手中的选票。每当村委会换届选举时,总有一些场面令人难忘:在外做生意的人风尘仆仆赶回村里,就是为了投上神圣一票;老人、妇女带着孩子,全神贯注地聆听竞选演讲,想知道候选人到底能为村里做点啥;许多村民熬到深夜,就为了亲眼看看选举结果……三年一次的村委会换届选举,不仅推动着基层治理走向民主化,更成为民主政治的“练兵场”,增强了广大农民的民主意识,夯实着整个国家民主发展的基石。

  任何一个新生事物的出现,都会产生强大的冲击力,同时也存在一些不足,需要不断修正、完善。村民自治制度也如此。

  2009年,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联合发出《关于加强和改进村民委员会选举工作的通知》,首次对贿选的概念作出界定,并进一步明确了贿选等违法违纪行为的责任追究、查处主体以及违法违纪应承担的责任。2010年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也对村民委员会选举程序和制度,进行了细化完善。

  不断拓展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范围,基本实现了村民普遍关心的问题在哪里,农村基层民主建设的内容就延伸到哪里

  日前,记者在河北省藁城市廉州镇系井村采访时看到,有的农民在高标准温室里忙农活,有的在旅游观光园里搞接待,有的在江北最大的现货粮食交易市场进行粮食购销,村里的小广场上,老人、妇女和小孩有的健身玩耍,有的散步聊天,一派和谐景象。

  谁能想到,十几年前这里还是有名的“斗气村”,村里民主制度不健全,村民言路不畅,村班子凝聚力差,干群关系紧张,治安混乱,支部书记一年换一个。

  系井村由乱到治,由弱变强,靠什么法宝?“村‘两委’干部充分认识到只有靠民主才能凝聚班子,只有靠民主才能赢得民心,只有靠民主才能发展经济。”从1996年上任后就一直连任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的郑根顺对记者说,“民主就是让老百姓说了算。如何做到真正民主,不搞形式上的假民主,是系井村‘两委’工作的重心。”

  在“不与村民唱对台戏,村民不让办的事情绝对不办”、“需要公开什么就公开什么,群众想知道什么就公开什么”等原则指导下,对于工程立项、招标、土地承包、租赁、较大财务收支等一切应该让村民及时知道的事项,村里通过村务公开栏、高音喇叭广播、张榜公布等方式全部公开。同时,为及时掌握公开效果,还在公开栏旁设置意见箱,及时收集村民意见和建议,及时进行整改。为加大村务公开工作力度,确保公开内容真实、公开及时、程序规范,系井村还成立了“村务公开领导小组”、“民主理财小组”、“村民监督委员会”、“党员议事会”等组织。

  “俺村的事,不是一个人说了算,有事大伙一起议。”村民代表吴志信告诉记者,凡涉及村里的经济发展、土地使用、宅基地发放等重大事项和涉及全体村民利益的重要事项,都要实行民主决策。

  “就拿修门口路的事来说,现在从出门一直到地里,都是水泥路,以前可不是这样,门口都是土沟,一下雨就存水,这家垫垫土高了,水流到那家,那家也垫垫,水又流回来,走路不方便不说,还经常闹矛盾。”吴志信说,2005年党员会议和村民代表会议商议决定,大伙每户捐款200元,集资17万元,又争取了外部资金70余万元,将全村18条小街进行硬化、亮化。施工全过程由党员代表和村民代表参加管理、监督,自己购料,找专业施工队施工,最终以每平米24.15元的低造价完成了全村99%的小街硬化亮化。“大伙都说俺村的小街创出了‘四最’:价钱最低、速度最快、质量最好、群众最满意。”

  据统计,目前全国农村共有59万多个村委会,成员233.3万人,在管理基层公共事务、服务基层群众生产生活、维护基层群众合法权益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85%以上的村建立了村民会议或者村民代表会议制度,全国94%的县(市、区)编制了村务公开目录,91%以上的村建立了村务公开栏,92%以上的村建立了村民理财小组、村务公开监督小组等各种形式的村务监督机构。

  农村基层民主政治建设的内容也随着社会生活和公共需求的发展而逐渐充实,基本实现了群众普遍关心的问题在哪里,农村基层民主政治建设的内容就延伸到哪里。在城镇化和推进税费改革的过程中,将农村土地征用补偿及分配、村集体债权债务、农村最低生活保障、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及大病医疗救助、农村公益事业“一事一议”等方面纳入到农村基层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范围,近年又对国家强农惠农资金、涉及各项集体“三资”处置情况等,也都纳入村务公开的范围。

  健全村党组织领导的充满活力的村民自治机制,深入开展丰富多彩的民主实践,推进村民自治制度化、规范化和程序化

  宁夏中宁“五牙子章”村级民主理财模式、黑龙江省海伦市的村级“一事一议”制度、浙江省温岭市的村民民主恳谈制度、湖北省通山县的“村干部”岗位及工资“票决制”、广西扶绥县“公推直选”与村“两委”联动选举、四川省成都市成华区“村民代表联系户”制度、江苏省太仓市村民小组代表会议制度、山东日照市东港区村务大事村民公决制度、安徽省望江县村民理事会制度……十年来,各地干部群众在全国村务公开、民主管理制度创新方面开展了形式多样、内容丰富、效果良好的现实探索。

  这十年间,“四议两公开”工作法从探索试点,到在全国农村推广,无疑是在党领导的村级民主自治机制健全过程中,最值得关注的创造性实践。

  “老办法不管用,硬办法不敢用,软办法不顶用”。以前对于日益复杂的村级事务,有的村“两委”班子两张皮,党员、群众干着急。河南一位村支书编的顺口溜则形象地反映了当时的党群关系:“外出务工不理你,挣到钱了不怕你,家里有事还找你,不给办了他骂你,办不好了他告你,出现上访处理你!”

  针对这种状况,2004年,河南邓州开始在全市探索实践“四议两公开”工作法,就是所有村级重大事项都必须在村党组织领导下,按照“四议两公开”的程序决策实施。即:党支部提议,“两委会”商议,党员大会审议,村民代表会议或村民会议决议;决议公开,实施结果公开。

  在邓州市罗庄镇冯坡村采访时,记者看到了“四议两公开”给村里带来的变化。2005年以前,这里还是有名的“难点村”、“瘫痪村”。老支书冯聚美回忆道:“派性斗争激烈,干群关系紧张,上访告状不断,30年没发展一个党员,十几年都没个村部,开会不是在小学教室就是在村民家里,到处打游击,村里更是穷得叮当响。大家都管冯坡叫‘疯坡’。”那些年,村里人人参与派性斗争。不仅大人斗,小孩也跟着起哄,家长不是一派的,孩子不在一起玩,上学不坐同桌,即使被分到一桌也要在中间画道线。

  “以前也是想做好多事,但没有好方法。工作方法简单,老百姓就不理解,不理解的话你给老百姓办好事也不一定得到支持。比如说修路,从1998年就开始运作,在集资这块就卡壳了,一条路十几年都修不起来。”冯聚美说。

  2005年,一直是村“两委”班子成员、熟知村里情况的冯桂元接任村支书,正赶上“四议两公开”工作法推行到冯坡村。从那时开始,但凡涉及村民利益的重大事项,村里26名党员和选出的40多位村民代表,都要参与讨论、审议、决定。这样一来“上下通气了,村民怒气自然少了。”就在“四议两公开”工作法推行的第一年,修路、建村部、建卫生室、接自来水、打造文化广场……冯坡村一鼓作气干成了十件大事。

  在农村基层党员干部的生动实践下,“四议两公开”在建设新农村、发展新农业、培育新农民的工作中不断发挥着重要作用。目前这种工作方法已经推广至河南全省乃至全国。

  “实行基层群众自治制度,从做得到的事情做起,从广大人民群众最关心的事情入手,扎扎实实,一步一步发展基层民主,是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实践的重要途径。”民政部部长李立国日前称,目前,全国直接参与基层群众自治的农村人口达到6亿。亿万人民群众正通过亲身参与广泛的民主实践活动,依法创造自己的幸福生活,进一步推进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的总体进程。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1]
    暂无已审核评论!

中国·辽宁中小企业家网 版权所有
地址:沈阳市和平区总站路119号兴华商务会馆4A室
联系电话:024-22511565传真:024-22511565 工作信箱:zglnqyw@foxmail.com